2014年至今,“倒奶杀牛”成为国内奶牛养殖行业挥之不去的噩梦。由于国外低价奶源进口量增大、国内乳企纷纷提高自建牧场比例等因素,国内奶源持续面临卖不上价,甚至遭遇拒收的现实。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目前我国乳业正处变革期,高端产品受宠,优质奶源仍然紧缺。同时,此前较为冷门的山羊奶,或将成为撬动行业新增长点。

我国不少地区的奶农,正在经历新年的第一个寒冬,山东、河北、内蒙古等地出现奶农大面积“倒奶杀牛”事件。每天把没有销售渠道的鲜奶贱价卖给养猪户,倒入农田,已经成为不少中小奶农的日常…

湖北农业信息网讯:2015年年初闹得沸沸扬扬的多地因企业拒收鲜奶而导致奶农出现杀牛和倒奶的事件,并未因时间推移而解决。
据记者了解,因为鲜奶价格持续低迷,目前山东、…湖北农业信息网讯:2015年年初闹得沸沸扬扬的多地因企业拒收鲜奶而导致奶农出现杀牛和倒奶的事件,并未因时间推移而解决。

2016年上半年,大股东为蒙牛的国内规模最大奶牛养殖集团现代牧业年中业绩报告亏损5.66亿元,这也是该公司有史以来首现亏损。

我国不少地区的奶农,正在经历新年的第一个寒冬,山东、河北、内蒙古等地出现奶农大面积“倒奶杀牛”事件。每天把没有销售渠道的鲜奶贱价卖给养猪户,倒入农田,已经成为不少中小奶农的日常工作,更有甚者,选择杀牛来“断臂保身”。

据记者了解,因为鲜奶价格持续低迷,目前山东、陕西等地区养殖户亏损严重,倒奶杀牛的现象仍在持续。

此外,同为大型牧场的西部牧业2016上半年也报亏2666万元,净利润同比缩减248%。

图片 1
奶农“倒奶杀牛”为哪般?

陕西榆林蒙靖牧场的养殖户闫喜利说,此前一直从他们牧场收奶的大型乳企自去年10月份合同到期后,就告知原奶过剩而不再续约。现在,周边几家牧场共十几吨的鲜奶只能以每公斤1.6元至1.8元的价格卖给“奶贩子”,为了让牧场经营下去,只能杀掉一部分牛。

近日农业部副部长于康震表示,目前我国奶业行业亏损面已经超过50%。据农业部定点监测,3月份奶牛养殖亏损面已达51%,同比增长5.8%;同时,奶牛存栏量同比减少11.9%。

国产奶遭遇信任危机、鲜奶价格下跌、大型乳制品企业自建牧场、国外进口牛奶抢占市场,接连冲击着传统奶农的利益。“熬不过这个冬天,我们的养殖场就准备关门了。”内蒙古奶农许先生颇感无奈。

同样,山东滨州泰兴牧场养殖户杨斌说,现在他们出售给“奶贩子”的鲜奶价格只有每公斤1.5元,虽然相比过年时5毛钱一公斤的价格有所回升,但是这个价格连生产成本的一半都不到。此前他和收奶的乳企并未签订有效合同,之后虽然有关部门发文要求乳企增加收购,但是他的鲜奶却被对方以检测不通过为由拒绝了。为了坚持生产,现在只能靠杀牛来维持。

图片 2

奶农困境:卖不了奶,养不起牛

闫喜利和杨斌遭遇的困境并非个案,相反,这些地区多数养殖户现仍在经历“寒冬”。自2013年下半年的“奶荒”之后,鲜奶价格曾一路飙升至5元/公斤,很多奶农涌入奶牛养殖业,从新西兰花高价买入奶牛。但2014年下半年以来,鲜奶价格进入下行通道,市场供过于求,鲜奶收购价格一路狂跌,再加上国际低价奶源冲击,部分乳企转而收购国外奶源,导致国内奶源大规模过剩。

倒奶杀牛弥漫整个行业

2013年底,一路上涨的鲜奶价格让奶农们看到其中商机,奶牛也水涨船高成了“香饽饽”。奶农们本指望花了大价钱买的奶牛能带来一番好收益,然而仅仅过了半年,“奶荒”就变成了“奶剩”,鲜奶收购价格开始走“下坡路”,但饲料、人工费用等养殖成本却不降反升。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国内小型乳制品生产企业和奶粉加工企业,没有资金实力,但却是市场主力,这一轮清洗造成这些加工企业的生产难以维系,更使很多养殖户的原奶失去了下家。没有合作关系的奶源只能找出路卖给奶贩子,也就造成了“奶贱甚至不如水”的现状。更有甚者,养殖户自己加工一下就卖到市场,造成了很大的食品安全隐患。

尽管9月是产奶旺季,但河南省中牟县奶牛养殖企业负责人曹经理却高兴不起来。今年,她所经营的养殖小区转型升级成为牧场,硬件升级,负债增加到3000万元,但养殖规模却从此前顶峰时期的上万头,缩减到了不足2000头。

数据显示,自2014年2月份开始,生鲜乳价格连续10个月下跌,同比下降6.1%。据农业部对482个生奶固定观测点1至9月份的价格调查,奶价已从4.26元/公斤降至3.84元/公斤。2014年底最后三个月的奶价一直呈下跌趋势。

资深乳业专家宋亮表示,全国大型乳企现在的原料库存越来越高,已经超过了四五十万吨的量,但随着国内的乳品消费明显停滞,企业销售并不理想,产成品库存很高。双库存的压力下,大型企业的中端产品基本都是以20%的幅度在搞降价促销,甚至一些企业的主打产品也在降价。

“现在到处都在倒奶,奶牛杀的杀,卖的卖。转型负债高,但不转就是死。”据曹经理介绍,今年春节时,鲜奶收购价跌到每公斤3元以下,可是刨除固定资产成本等,每公斤牛奶的成本要超过3元。尽管赔钱卖奶,奶农仍要面临乳企时不时的拒收,产出的奶只能成吨倒掉。如今,中牟县的养殖场已倒了至少50%。

与此同时,奶制品企业缩小了鲜奶用量规模。河北正定金河奶牛养殖有限公司负责人石振辉说,2014年12月20日左右,不少奶企每天限量收购11.6吨奶,导致每天剩下1吨奶没有销售渠道,“只能内部消化,喂给小牛喝,实在不行就倒掉了,现在最好的情况就是保本。”

“当前我国中小规模养殖户的比例占到了整个养殖业的七成,他们是我国奶牛养殖未来适度规模发展的主体,一旦他们退出市场,长期来看对未来产业发展相当不利。”宋亮说。

河南奶农面临的困境不是个例。证券时报记者采访的陕西几家养奶牛的企业均反映,养奶牛入不敷出,每产出一公斤奶亏损几毛钱,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一年多。

石振辉的公司有1200头左右奶牛存栏。他说,如果不是因为有一定规模,并且之前积累的合作伙伴,公司早就开不下去了,“关门倒闭的公司不止一两家。现在是买方市场,限量收购持续多久、收购价格都是奶企说了算,我们只能被动接受。”

宋亮建议,加快国内乳品产品标准的重新制定,缓解国内外之间的产品流通矛盾,建立跨国大包装奶粉的供求及价格预测预警体系,与生产所在国形成信息共享,从而引导跨国乳品贸易在供应价格上保持平稳。

陕北靖边县奶农闫喜利的养殖场去年还保持了一千头的养殖规模,到今年只剩下500多头。“杀了一部分、卖了一部分,实在是扛不住了。”闫喜利告诉记者,自从奶价下滑以来,牛奶已经没有利润。为了把奶牛养下去,他不得已去贷款,还欠了100多万元的高利贷。“实在没钱了,就卖几头牛还债,再扛一阵子。”闫喜利说,这样下去卖牛也坚持不了多久,因为像他这样规模的小牛厂在纷纷倒闭。

乳业巨头内外“夹击”,“少抢多拒”成常态

“养牛也有过好光景,2013年奶荒时,一公斤牛奶能卖到6块多。”
闫喜利说,过去他和蒙牛每年签一次合同,把出产的牛奶包销给蒙牛。利润最好时,他的牛场一天出产5吨牛奶,每吨净利润500元。但今年以来,蒙牛不再续签合同,他的牛奶也卖不出去了。

其实,从2009年起,奶农“倒奶杀牛”的现象就一直没有停止,每年退出、弃养的奶农均超10万户。目前,国内大型乳制品企业为了控制奶制品质量,自建养殖农场,切断了很大一部分奶农的销路。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年底,蒙牛集团已开始建设8座自建牧场。

奶牛养殖业亏损的阴霾,不仅笼罩了中小企业。2016年上半年,大股东为蒙牛的国内规模最大奶牛养殖集团现代牧业年中业绩报告亏损5.66亿元,这也是该公司有史以来首现亏损。

此外,国际奶价持续下跌,不少奶企为了降低成本选择低价的进口奶粉,拒收鲜奶的现象不断发生。河北省奶业协会秘书长袁运生表示,国外进口奶源主要是大包装奶粉,价格非常低,对国内奶牛养殖业造成很大冲击,“用进口奶源生产乳制品可以大大降低成本。奶企减少国内生鲜乳的收购量,生鲜乳价格一路下滑。”

此外,同为大型牧场的西部牧业2016上半年也报亏2666万元,净利润同比缩减248%。

内忧外患之下,中小型奶牛企业和散户的生存空间被挤压,加之养殖成本居高不下,导致奶农被迫“倒奶杀牛”。“少抢多拒”成为行业内多年存在的问题。

近日农业部副部长于康震表示,目前我国奶业行业亏损面已经超过50%。据农业部定点监测,3月份奶牛养殖亏损面已达51%,同比增长5.8%;同时,奶牛存栏量同比减少11.9%。

在前端零售市场上,大量的洋牛奶、洋奶粉涌入中国市场,与国产奶展开竞争,直接威胁我国奶牛养殖业和奶农利益。

乳企自建牧场扩容

调整奶业结构,用好“看得见的手”

国内奶牛养殖业遇困的原因,从行业龙头企业的公告中可窥探一斑。

当前,奶价的波动是我国奶业处于转型期出现的“阵痛”:奶牛标准化规模养殖快速推进,由此导致的养殖散户迅速退出、奶农利益受损。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市场竞争下优胜劣汰的结果。但是,奶价大起大落,需要用调控——这只“看得见的手”来调节。

2016年7月,现代牧业曾发布盈利预警称,由于受进口大包粉和复原乳的冲击和影响,原料奶市场形势严峻及销售困难,导致截至2016年6月30日止,该公司生产的原料奶中11%以上被喷制成奶粉。受国内奶价普遍下跌的影响,公司每吨原料奶的平均售价下跌11%。

袁运生表示,要解决奶价的大起大落,各地需要成立省级的奶业综合协调部门,通过完善科学的“第一链接”、生鲜乳协调机制等,防止生鲜乳价格剧烈波动。同时,开展第三方生鲜乳质量检测。

国际奶业经济学会发布的数据表明,今年5月,全球原料奶均价为每公斤1.44元,而中国10个主产区均价为每公斤3.46元。5月3日,新西兰恒天然全球乳制品交易会上,全脂奶粉的拍卖价为每吨2176美元,比2013年最高时每吨5208美元降低了58.2%。近期,进口奶粉到岸价为每吨1.8万元,而国内接近每吨3万元。

锡林浩特市农牧业局副局长乔振国也建议,由物价部门和畜牧兽医部门、企业、奶站、奶农等成立价格协调委员会,协商分地区的指导价,一定程度上保障奶农的利益。

“近年来国外优质奶源价格持续下跌,导致国内外奶源价格严重倒挂。”广东省奶业协会顾问、原中国奶业协会常务理事王丁棉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以来,国内包括液态奶、奶粉等在内的乳品进口量已达到总量的近30%,远超以往水平。目前常温奶进入中国市场的国家已有27个,品牌多达近100个。

中国奶业协会副理事长、育种委员会主任张沅认为,短期内要整体提高我国乳业竞争力,就要从推广先进的奶牛养殖模式入手,“无论是中小养殖规模的奶农,还是大规模养殖企业,都应该着手改进饲喂工艺,提升牛奶的质量,同时加强安全监控,才可以较快见效。”

据Wind数据,2016年1月,我国液态奶进口量达4.6万吨,而在2010年1月仅有0.15万吨,6年时间进口量增长了40倍。与此同时,奶粉的进口量也从2010年1月的4万吨,增长到2016年1月的15.4万吨。

“国内奶企如今多在进行全产业链布局,加强自有牧场建设。这既强化了奶企的原料质量问题,又平衡了养殖风险问题,对外协式的养殖小区依赖度已大幅降低。”河南一乳企负责人称,近年来国内乳企纷纷在海外建设牧场,扩大自有奶源比例,也是目前国内养殖户受创的原因。

据Wind数据,伊利自建牧场比例已达80%至90%,自有奶牛规模约8至10万头。蒙牛已提出未来将投资30亿元至35亿元自建牧场。光明与皇氏乳业自建牧场规模均已超过20%。此外,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河南最大乳企花花牛目前自有牧场也已达11个。

奶业正值变革期

“让乳企纷纷出国寻觅奶源,除了价格因素,还有品质考虑。”上述河南乳企负责人认为,尽管目前国内养殖企业倒奶杀牛情况普遍,但优质奶源仍然紧缺。

值得一提的是,国内养殖企业纠结于产能过剩的当口,高端产品正成为乳业巨头的盈利增长点。蒙牛乳业(2319.HK)2016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272.6亿元,同比增长6.6%。对收入增幅贡献较大的产品为特仑苏、纯真及蒙牛纯牛奶。伊利股份2015年年报也显示,旗下金典、安慕希等高端产品的收入占比,较上年提升近5%。2015年,花花牛也随市推出了其高端奶产品领畅,上市不足一年即成为公司的拳头产品之一。

“国内奶产品消费正向高端化、精细化转型。”陕西乳品安全生产协会秘书长王伟民认为,现在小奶厂销路不畅,导致下游养殖户牛奶卖不出去。下一步随着中国贸易自由度不断提升,奶粉和乳品的进口也将更加便利,会给这个过度竞争的市场进一步带来冲击。

王丁棉也认为,尽管上半年曾有一段“奶荒”炒作,使奶价出现小幅回升。但他判断,市场远没有达到供不应求的情况,奶农的寒冬将持续到明年。

除牛奶外,国内乳业市场或正迎来一股新兴力量。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近期出台的《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申请材料项目与要求(试行)》及《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现场核查要点及判断原则(试行)》将于今年10月1日起实施,新政中对目前奶粉品类中最受关注的羊奶粉进行了具体规范。王丁棉认为,目前大部分羊奶粉用的都是牛乳清蛋白,并非百分之百羊奶粉。一旦政策实施,将会有一大部分非全羊奶粉品牌退出市场,那么这就为全羊奶粉带来至少20%的市场空间。

他介绍,如今羊乳清蛋白原料在全球都属稀缺资源,市场需求正在逐步扩大,云南一家奶山羊养殖企业目前已有数万头山羊的养殖规模,将成为国内羊奶制品的标杆企业。同时,陕西得天独厚的气候环境,也成为国内羊奶基地。目前国内羊奶市场中,国产奶源占比可达到三分之二,尚有优势。他认为,到2020年,整个奶粉市场的份额将达到1000亿元,而羊奶粉的份额也将由目前的55亿元左右上升到100亿元以上,占整体市场份额超过10%。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