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仁发展山参62.17万亩 拉动1.5万农户致富基地规模居全国首位
产品全国市场占比70%以上

图片 1

桓仁高档野山参胜过黄金,自古便有“七两为参,八两为宝”之说。一般得到一棵近两的野山参已属罕见,而在桓仁却屡…

林下山参获批国家地理标志产品 山参产品占全国市场近五成

  桓仁满族自治县利用山林资源大力发展山参产业,不仅发展山参保护面积62.17万亩,而且依靠此产业拉动1.5万农户致富,形成山参产业90多家,走出了一条山参拉动县域经济发展的生态之路。

引子:

桓仁高档野山参胜过黄金,自古便有七两为参,八两为宝之说。一般得到一棵近两的野山参已属罕见,而在桓仁却屡获逾两斤的参中之珍。可以这样说,桓仁这方水土神奇的宝地,造就了山参这株神奇的仙草。

“我这辈子只想做一件事,就是做好人参。不为成就自己,只为把人参产业做好做强。”在人参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了近40年,年过半百的任勃宇对人参的感情已经不仅仅是用“热爱”两字能形容的了。

  自今年5月9日鸣锣开始,到目前仅仅进行大型交易十几天,桓仁满族自治县中国东北参茸城山参交易额就达到1500多万元。近年来,桓仁县利用山林资源大力开发山参产业,发展山参62.17万亩,基地规模位列全国之首,山参产品占全国市场份额的70%以上,山参产量、产值均位于全国县级之首。而且依靠此产业拉动1.5万农户致富,成立山参企业90多家,走出了一条山参拉动县域经济发展的生态之路。

应该记入历史的桓仁山参产业发展大事件:

又到秋天,居于辽东山区的桓仁满族自治县外地人渐多,除了数千数万的游客外,还有一拨拨人格外引人注意。他们来自广东、上海、杭州等发达城市,在游人们纷纷踏足于五女山、望天洞等著名旅游景点时,他们却独自来到大山深处的丛林里,不辞辛苦地一处处走访,足迹遍及该县的沟沟壑壑。他们是什么人?他们到大山里干什么?一个个疑问,随着一个个山参基地又卖了几百万、几千万的爆炸新闻被掀开。原来,他们是到桓仁收购山参的人参经纪人,他们把大把的资金倾泻到桓仁的大山里,只是为了那一根根小小的草:被人誉为仙草的山参。据数据统计,作为全国的人参重要生产基地,目前辽宁山参产品占全国市场份额的70%以上,而桓仁山参占辽宁省市场份额的60%70%左右,山参产量、产值位于全国前列。因而,桓仁成为名符其实的山参之乡。

任勃宇是桓仁二棚甸子镇摇钱树村人,从七岁跟舅舅上山挖第一颗野山参开始,人参就在他的心里生了根、发了芽。如今,人参事业早已融入他的生命,成为他的全部。

  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的桓仁满族自治县,由于良好的自然条件,成为中国山参生产的主要产地。近年来,县委、县政府围绕生态建设和县域经济发展,把山参产业作为农民致富、县域经济振兴的重要支柱项目来抓,采取科技投入、招商引资建企等有效举措,完善山参产业链条,使该县不砍树、保生态的同时,让座座青山成为百姓致富的金山银山,支撑起县域经济大健康产业发展的摇篮。

一、
民国24年7月,普乐堡村大青沟屯农民刘玉珠在南干沟子沟里,挖到1苗参龄在200年以上的老山参,重1斤3两3钱。

那么,是什么力量使桓仁满族自治县在全国众多产参地脱颖而出,一跃成为了人参家族最贵重成员山参生产的领头羊?

上个世纪80年代,任勃宇开始搞林下经济,从食用菌、林蛙到林下山参,后来又到杭州做了20多年的人参销售,直到2015年,他回到家乡成立了辽宁参康源生态农业有限公司。

  在发展山参产业中,该县首先大手笔规划,把山参产业列为地方的重点发展产业之一,纳入乡镇政府工作考核的内容。先后把桓仁山参产业列入桓仁县“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发展规划,以及《桓仁县三化规划》、《大健康产业规划》、《中药材发展规划》的重要内容,为山参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政策基础。

二、1983年,人参市场放开后,桓仁山参销售也随之敞开,自由交易,价格面议。产品主要销往营口、大连、沈阳、北京、天津、杭州、上海、广州、深圳、宁波、福州等地,国外远销日本、法国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

回顾桓仁山参的发展史,县委、县政府用生态富民思想书写的山参发展诗篇随着时间河流的顺序呈现在我们面前

可以说,桓仁山参产业从小打小闹到成为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占据国内将近一半市场的整个崛起过程,任勃宇都亲身经历过。这其中有成功的欢笑,也有低谷时的徘徊。

  同时,加大科技攻关,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该县就在大东沟参茸场进行山参种植研究,并于1982年推动《林下种植山参(林下籽)试验项目》列入省政府
“828”计划,于1989年通过了鉴定,达到国际领先水平。1989年,大东沟参茸场山参种植试验获得成功,试验区采挖8年生的鲜参出售40余万元,从此山参种植辐射到了桓仁各个乡镇。

三、1982年8月大东沟参茸场的《林下种植山参试验项目》正式在省政府立项,即“828”计划,在全国率先进行了小面积的山参种植试验。在大东沟参茸场干部职工和技术人员11年的不懈努力下,于1989年项目获得了成功,并通过了专家鉴定,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当年采挖8年生的鲜货卖了40余万元,从此山参种植辐射到了桓仁县各个乡镇。

一、先天的地理优势造就了一方孕育山参仙草的土壤

学种人参 18岁就成万元户

  山参在桓仁种植成功后,为了使大部分参农掌握山参的种植技术,县林业部门围绕山参种植抓示范、搞培训、提供技术信息服务,每年举办技术培训班2-5期,培训参农3000余人次。并以科普大集等形式发放山参技术资料5000多册,同时利用报刊、电视、电台等媒体广泛宣传桓仁山参,定期发布山参产业技术信息、产品需求信息等资讯,推动了全县群众种植山参的积极性,截至目前,全县山参保护面积已达到62.17万亩。从事山参产业农户达到2.8万户,占全县5.5万农户的50.9%;从事山参产业人口9.7万人,占全县农业人口21.7万人的44.7%。

四、桓仁山参于2008年被国家质检总局批准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2009年被评为辽宁省名牌林产品,2011年在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注册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巨户沟森涛山参基地生产的“森涛”牌山参系列产品被评为“中国著名品牌”和“辽宁省名牌产品”。

桓仁地处辽宁东部山区长白山山脉老岭支脉,地理位置在东经12427~12540,北纬4054~4132之间。大部分海拔高度在400~800m,最低地区海拔108m,最高山海拔1,336.1m,地貌为低山丘陵地区,是个以林为主县,也是辽宁省的重点水源涵养林区,素有辽东绿色屏障之称。

任勃宇出生于1964年,家境贫寒的他从小就经常跟着父辈进山挖人参。16岁辍学后到林场干活,头脑灵活的他在18岁时就成了当地有名的万元户。

  为了完善山参产业链条,近年来,该县通过招商引资,引进了胡庆余堂、鹤年堂、同仁堂、老参堂、天士力等国内知名中药企业来桓投资,合作建企业、建基地,推进了“企业+基地+农户+品牌”的产业模式,使山参产业成为桓仁地区发展、农民致富的主导产业之一,境内加工、销售山参企业也已形成产业化聚集区。如祥云药业、恒宝参药、华宝人参制品、同仁堂健康药业、天士力参茸、益仁堂、阳光保健品等一大批以人参为主要产品的大型企业已达90多家。其中,省级林业龙头企业5家,省级农业龙头企业6家。

五、2012年12月,中国经济林协会认定命名桓仁县为“中国山参之乡”。

景色优美、气候宜人的生态环境,造就了山参生长的特殊条件。据生物学研究发现,人参起源于距今约6000万年新生代第三纪的太行山系和长白山系。由于第四纪冰川的到来,分布区域大大缩小,太行山系已经绝迹,全国只有长白山系有孑遗。桓仁地处长白山南部余脉,是野生山参生长的最适宜产区。

因为肯学、肯干、肯吃苦,19岁开始,任勃宇被乡里聘用,担任多种经营站站长。

图片 2

据县志记载,桓仁产山参有160年历史,清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前,就有参农进山搭棚,垦荒栽种人参。宣统元年(1909年)版《怀仁县志》载:山参久为外乡所推崇。清末桓仁常有人携带山参下营口销参。而在国内外市场上,桓仁山参以体美、紧皮细纹、婀娜多姿、色味纯正而驰名。1983年,桓仁山参在美国召开的万国博览会上首次展出,博得外商称赞。1984年,在广州和香港召开的中药材交流会上倍受商家欢迎。

桓仁地处长白山南麓余脉,35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峰峦叠嶂、江河纵横,形成了“八山一水一分田”的概貌,森林覆盖率达到77%,森林资源极为丰富。

又到秋天,居于辽东山区的桓仁满族自治县外地人渐多,除了数千数万的游客外,还有一拨拨人格外引人注意。他们来自广东、上海、杭州等发达城市,在游人们纷纷踏足于五女山、望天洞等著名旅游景点时,他们却独自来到大山深处的丛林里,不辞辛苦地一处处走访,足迹遍及该县的沟沟壑壑。他们是什么人?他们到大山里干什么?一个个疑问,随着一个个山参基地又卖了几百万、几千万的爆炸新闻被掀开。原来,他们是到桓仁收购山参的人参经纪人,他们把大把的资金倾泻到桓仁的大山里,只是为了那一根根小小的草:被人誉为仙草的山参。据数据统计,作为全国的人参重要生产基地,目前辽宁山参产品占全国市场份额的70%以上,而桓仁山参占辽宁省市场份额的60%——70%左右,山参产量、产值位于全国前列。因而,桓仁成为名符其实的“山参之乡”。

桓仁高档野山参胜过黄金,自古便有七两为参,八两为宝之说。一般得到一棵近两的野山参已属罕见,而在桓仁却屡获逾两斤的参中之珍。民国期间,桓仁参农曾挖到1棵特大的珍宝,它有4个芦头(根茎),4个身子(主根),长1米余,重达12两(老秤、275克).民国24年(1935年)7月,普乐堡村大青沟屯农民刘玉珠在南干沟子(今雅河乡联合村)沟里,挖到1苗参龄在200年以上的老山参,重1斤3两3钱。可以这样说,桓仁这方水土神奇的宝地,造就了山参这株神奇的仙草。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担任站长以后,任勃宇心里一直在琢磨着怎么利用好家乡的资源,让乡亲们都富起来。

那么,是什么力量使桓仁满族自治县在全国众多产参地脱颖而出,一跃成为了人参家族最贵重成员山参生产的“领头羊”?

二、 以培植特产山参为目标,桓仁山参成为农民增收的金娃娃

一开始,他将视线放到了菌类和林蛙养殖上。在他的带动下,摇钱树村村民开始种植食用菌、养殖林蛙,大伙儿的日子渐渐好了起来。

回顾桓仁山参的发展史,县委、县政府用生态富民思想书写的山参发展诗篇随着时间河流的顺序呈现在我们面前……$pager$

面对优越的山参生产条件,推动山参仙草成为当地富民的特色产业,这是近20多年桓仁县委、县政府一直不间断持续进行的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发展举措。为此,在县委、县政府主导下,桓仁在全国率先进行了小面积的山参种植试验。1982年8月大东沟参茸场的《林下种植山参(林下籽)试验项目》列入省政府
828计划,在大东沟参茸场干部职工和技术人员11年的不懈努力下,于1989年通过了专家鉴定,达到国际领先水平。经过20多年的山参生产实践和研究,该县制定并发布了《山参生产技术规程》辽宁省技术标准,掌握山参生产技术的人才遍布全县沟沟岔岔,不仅解决本地山参种植的需求,还经常应邀到周边地区进行技术指导。

解决了温饱问题,任勃宇并没有就此满足,他又想到了种植林下山参,做出一个产业来。

图片 3

为有效保护桓仁山参地理标志产品,规范生产经营秩序,保证产品质量和特色,桓仁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和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地理标志产品保护规定》等有关法律法规,结合桓仁实际,制定了《桓仁山参地理标志产品保护管理办法》,并成立桓仁满族自治县桓仁山参地理标志产品保护管理委员会。

上世纪80年代,桓仁的林下山参并没有形成产业。

一、先天的地理优势造就了一方孕育山参仙草的土壤

同时,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山参产业的发展,把山参产业列入乡镇政府考核的内容之一。县山区综合开发办公室始终把人参产业服务作为重点,抓示范、搞培训、提供技术信息服务,促进产业健康发展。专业技术人员经常深入基层,为农民及时提供山参技术咨询,为参农解决技术难题,每年举办山参培训班2-5期,培训参农达3000余人次。还以科普大集等形式发放山参技术资料5000多册,同时利用报刊、电视、电台等媒体广泛宣传桓仁山参,定期发布山参产业技术信息、产品需求信息。

桓仁林业局总工程师王思利告诉记者,当时县里有个参茸场,省里有个药材试验站在种人参。但这些并没有让人参真正在桓仁“热”起来。

桓仁地处辽宁东部山区长白山山脉老岭支脉,地理位置在东经124°27′~125°40′,北纬40°54′~41°32′之间。大部分海拔高度在400~800m,最低地区海拔108m,最高山海拔1,336.1m,地貌为低山丘陵地区,是个“以林为主”县,也是辽宁省的重点水源涵养林区,素有“辽东绿色屏障”之称。

2005年至2007年又相继成立了桓仁人参协会和桓仁山参协会,山参合作社等农民合作组织,提高参农进入市场的组织化程度,推动了全县山参的持续健康发展。目前,全县山参保护面积已经达到数十万亩,从事山参产业农户达到2.8万户,占全县5.5万户的50.9%,每年为民增收以10几亿元计。

王思利回忆,生产队解体后,有一户村民分了些人参籽,就尝试着都种到了林子里。当时的规模只有不到两亩地,谁也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景色优美、气候宜人的生态环境,造就了山参生长的特殊条件。据生物学研究发现,人参起源于距今约6000万年新生代第三纪的太行山系和长白山系。由于第四纪冰川的到来,分布区域大大缩小,太行山系已经绝迹,全国只有长白山系有孑遗。桓仁地处长白山南部余脉,是野生山参生长的最适宜产区。

三、龙头企业带动,推动山参产业升级提质

可过了四五年,村民发现种在林子里的人参长得还都挺好,这才开始认真管护起来。1991年,村民把收获的人参陆续卖掉,到1999年,总收成已经达到二三百万元。

据县志记载,桓仁产山参有160年历史,清道光二十六年前,就有参农进山搭棚,垦荒栽种人参。宣统元年版《怀仁县志》载:“……山参……久为外乡所推崇。”清末桓仁常有人携带山参“下营口”销参。而在国内外市场上,桓仁山参以体美、紧皮细纹、婀娜多姿、色味纯正而驰名。1983年,桓仁山参在美国召开的“万国博览会”上首次展出,博得外商称赞。1984年,在广州和香港召开的“中药材交流会”上倍受商家欢迎。

在抓好山参基地建设的基础上,桓仁县坚持把山参产业作为推进桓仁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坚持种植规范化、质量标准化、加工精深化、产业集约化的发展方向;坚持抓基地建设标准化、加工生产科技化、市场营销品牌化,不断提升桓仁山参产业的标准和规模,实现了产业发展、企业增效、农民增收的多赢效果。

从那以后,桓仁的林下山参种植业开始迅猛发展。

桓仁高档野山参胜过黄金,自古便有“七两为参,八两为宝”之说。一般得到一棵近两的野山参已属罕见,而在桓仁却屡获逾两斤的“参中之珍”。民国期间,桓仁参农曾挖到1棵特大的“珍宝”,它有4个芦头,4个身子,长1米余,重达12两.民国24年7月,普乐堡村大青沟屯农民刘玉珠在南干沟子沟里,挖到1苗参龄在200年以上的老山参,重1斤3两3钱。可以这样说,桓仁这方水土神奇的宝地,造就了山参这株神奇的仙草。

目前,通过10几年的招商引资和加大山参加工企业项目建设,桓仁境内已经形成了一大批加工、销售山参的产业链条。其中祥云药业、恒宝参药有限公司、本溪华宝人参制品有限公司、桓仁荣泰参茸药业有限公司、桓仁巨户沟森涛山参基地等一批国营、民办企业,已经初步形成了生产、加工、销售一条龙的产业化链条。桓仁巨户沟森涛山参基地生产的产品通过有机食品认证,是全国率先通过有机认证的参茸企业。其中该基地秘制速溶山参粉获国家发明专利产品,山参基地通过GAP中药材种植基地认证,2008年该基地被评为国家农业标准化示范区。

上世纪80年代末,任勃宇种人参的时候,行业内还没有成熟的技术,也没有大面积种植的成功先例可以学习。虽然在山里长大的他对野山参不陌生,但对生长习性却不熟悉。

二、 以培植特产山参为目标,桓仁山参成为农民增收的“金娃娃”

四、打品牌,桓仁山参走向世界

于是,任勃宇白天带人上山干活,晚上到处学习取经,在实践中不断摸索。那段时间,只要听说有懂人参种植知识的人,他都去虚心请教。那个时候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的记录设备,所有听到的知识他都用笔记下来。

面对优越的山参生产条件,推动山参仙草成为当地富民的特色产业,这是近20多年桓仁县委、县政府一直不间断持续进行的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发展举措。为此,在县委、县政府主导下,桓仁在全国率先进行了小面积的山参种植试验。1982年8月大东沟参茸场的《林下种植山参试验项目》列入省政府
“828”计划,在大东沟参茸场干部职工和技术人员11年的不懈努力下,于1989年通过了专家鉴定,达到国际领先水平。经过20多年的山参生产实践和研究,该县制定并发布了《山参生产技术规程》辽宁省技术标准,掌握山参生产技术的人才遍布全县沟沟岔岔,不仅解决本地山参种植的需求,还经常应邀到周边地区进行技术指导。

在加速山参基地建设和拉长山参加工链条的基础上,县委、县政府把加强山参品牌建设作为提高山参知名度的重要举措,支持山参企业开展创建品牌活动,推动了山参产品在国内、国际市场形成竞争力,为全县山参在中国中药市场赢得了宝贵的一席之地。

为人参找销路 他辞职远赴杭州

为有效保护桓仁山参地理标志产品,规范生产经营秩序,保证产品质量和特色,桓仁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和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地理标志产品保护规定》等有关法律法规,结合桓仁实际,制定了《桓仁山参地理标志产品保护管理办法》,并成立桓仁满族自治县桓仁山参地理标志产品保护管理委员会。

通过品牌的创建,桓仁山参于2008年被国家质检总局批准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2009年被评为辽宁省名牌林产品,2011年在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注册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巨户沟森涛山参基地生产的森涛牌山参系列产品被评为中国著名品牌和辽宁省名牌产品,森涛牌山参、辽宁祥云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高丽朱蒙牌山参和桓仁荣泰参茸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源祖牌山参被认定为辽宁省著名商标,恒宝参药有限公司生产的恒宝牌高丽红参被评为辽宁省优秀新产品。

经过几年的摸索,任勃宇基本掌握了林下山参的种植技术。

同时,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山参产业的发展,把山参产业列入乡镇政府考核的内容之一。县山区综合开发办公室始终把人参产业服务作为重点,抓示范、搞培训、提供技术信息服务,促进产业健康发展。专业技术人员经常深入基层,为农民及时提供山参技术咨询,为参农解决技术难题,每年举办山参培训班2-5期,培训参农达3000余人次。还以科普大集等形式发放山参技术资料5000多册,同时利用报刊、电视、电台等媒体广泛宣传桓仁山参,定期发布山参产业技术信息、产品需求信息。

随着桓仁山参品牌的不断崛起,桓仁山参开始受到世界各地关注,并成为中药厂商的抢手货。如今,每年山参采挖的季节,除了本县的山参经营者外,全国各地的山参经销商也纷纷到桓仁县进行抢购。凡是桓仁地区生产的山参在市场上一经露面,便被抢购一空,并且价格不菲,不仅活跃了山参市场,还带动了交通运输、包装存储及其他服务行业的发展。

林下山参最适宜的生长环境在海拔400米高的森林,坡地在25-40度之间,还要有一个乔、灌、草、藤兼备的植物伴生体系及相互平衡的食物链。

2005年至2007年又相继成立了“桓仁人参协会”和“桓仁山参协会”,“山参合作社”等农民合作组织,提高参农进入市场的组织化程度,推动了全县山参的持续健康发展。目前,全县山参保护面积已经达到数十万亩,从事山参产业农户达到2.8万户,占全县5.5万户的50.9%,每年为民增收以10几亿元计。$pager$

目前,桓仁每年山参产值可达20亿元以上。其中,山参产值占全县林业总产值的47.7%,农民从事山参产业收入占其年收入的80%以上。桓仁山参产品销往全国各地,尤其是江浙、广州和上海一带,还远销韩国、日本、欧洲及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

种植林下山参,必须具有原始的自然土壤层,呈微酸性,有机质含量应达到4%以上;林下山参喜欢阴凉气候,喜欢漫射光和散射光,忌阳光直射。

三、龙头企业带动,推动山参产业升级提质

记者采访手记:

任勃宇说,野山参在其缓慢的生长过程中,几乎都会经受冰冻、暴雨、病害等自然灾害,还会遭遇虫嚼、鼠兽吃及畜踏,每支存活下来的野山参都历经磨难,是生命力极强的“植物精灵”。

在抓好山参基地建设的基础上,桓仁县坚持把山参产业作为推进桓仁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坚持种植规范化、质量标准化、加工精深化、产业集约化的发展方向;坚持抓基地建设标准化、加工生产科技化、市场营销品牌化,不断提升桓仁山参产业的标准和规模,实现了产业发展、企业增效、农民增收的多赢效果。

挖掘当地资源,做大做强特色产业,并持之以恒地坚持数十年时间,一任班子接着一任班子干,直到把一项产业变成农民增收致富主业,其间的坚持是何等了不起,这就是执政为民的最真实践。当然,桓仁县发展山参产业有其地理气候等诸多特殊原因。但在山参发展中,其为民服务的勇于创新,其躬身为民的科学操作,其不计个人业绩的务实坚守,才是桓仁山参产业健康发展的成功所在。

正因如此,野山参自古以来就被誉为“百草之王”“万药之首”,不仅能治病救人,还能用来滋补养生。由于其功效显著、资源有限,所以价格昂贵。

目前,通过10几年的招商引资和加大山参加工企业项目建设,桓仁境内已经形成了一大批加工、销售山参的产业链条。其中祥云药业、恒宝参药有限公司、本溪华宝人参制品有限公司、桓仁荣泰参茸药业有限公司、桓仁巨户沟森涛山参基地等一批国营、民办企业,已经初步形成了生产、加工、销售一条龙的产业化链条。桓仁巨户沟森涛山参基地生产的产品通过有机食品认证,是全国率先通过有机认证的参茸企业。其中该基地秘制速溶山参粉获国家发明专利产品,山参基地通过GAP中药材种植基地认证,2008年该基地被评为国家农业标准化示范区。

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各级党组织都应该学习学习桓仁发展特色产业的创业精神和坚韧精神,工作中多从实际出发,操作中坚持科学推进,服务上做到全方位不留死角,这样才能把一项产业做大做强,这样才能担负起执政为民的重任。

但是,价格昂贵的东西往往有价无市,大家辛辛苦苦种出的野山参,要卖给谁才好呢?

四、打品牌,桓仁山参走向世界

为寻找人参销路,任勃宇毅然辞职,只身远赴杭州,每天穿梭在大街小巷里推销野山参。

在加速山参基地建设和拉长山参加工链条的基础上,县委、县政府把加强山参品牌建设作为提高山参知名度的重要举措,支持山参企业开展创建品牌活动,推动了山参产品在国内、国际市场形成竞争力,为全县山参在中国中药市场赢得了宝贵的一席之地。

渐渐地,他的产品得到了消费者的认可。随后,他创办了自己的第一家参茸专营店。转眼20年时间过去,上海神象、杭州胡庆余堂等企业都成了任勃宇的大客户。此外,他还创建了规模较大的“山海参号”野山参品牌专营店,同时开辟了新的销售市场,最好的时候年销售近千吨。

通过品牌的创建,桓仁山参于2008年被国家质检总局批准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2009年被评为辽宁省名牌林产品,2011年在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注册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巨户沟森涛山参基地生产的“森涛”牌山参系列产品被评为“中国著名品牌”和“辽宁省名牌产品”,“森涛”牌山参、辽宁祥云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高丽朱蒙”牌山参和桓仁荣泰参茸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源祖”牌山参被认定为辽宁省著名商标,恒宝参药有限公司生产的“恒宝牌”高丽红参被评为辽宁省优秀新产品。

资源最珍贵 回乡再创业

随着桓仁山参品牌的不断崛起,桓仁山参开始受到世界各地关注,并成为中药厂商的抢手货。如今,每年山参采挖的季节,除了本县的山参经营者外,全国各地的山参经销商也纷纷到桓仁县进行抢购。凡是桓仁地区生产的山参在市场上一经露面,便被抢购一空,并且价格不菲,不仅活跃了山参市场,还带动了交通运输、包装存储及其他服务行业的发展。

做了20余年的销售,市场起起落落,行情好的时候收入颇丰;赶上年头不好的时候赔得连本钱都不剩。

目前,桓仁每年山参产值可达20亿元以上。其中,山参产值占全县林业总产值的47.7%,农民从事山参产业收入占其年收入的80%以上。桓仁山参产品销往全国各地,尤其是江浙、广州和上海一带,还远销韩国、日本、欧洲及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

几经思考后,任勃宇发现,真正决定市场价格的并不是销售;暮然回首,家乡的资源才是最珍贵的。

记者采访手记:

2014年,任勃宇选择卖掉杭州的所有资产,回到家乡重新创业。

挖掘当地资源,做大做强特色产业,并持之以恒地坚持数十年时间,一任班子接着一任班子干,直到把一项产业变成农民增收致富主业,其间的坚持是何等了不起,这就是执政为民的最真实践。当然,桓仁县发展山参产业有其地理气候等诸多特殊原因。但在山参发展中,其为民服务的勇于创新,其躬身为民的科学操作,其不计个人业绩的务实坚守,才是桓仁山参产业健康发展的成功所在。

2015年,任勃宇在家乡成立公司,开始全面发展林下山参种植业。他采用“以短养长,长短结合”的策略,以每年人参加工、贸易赚取的利润投资林下山参种植。

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各级党组织都应该学习学习桓仁发展特色产业的创业精神和坚韧精神,工作中多从实际出发,操作中坚持科学推进,服务上做到全方位不留死角,这样才能把一项产业做大做强,这样才能担负起执政为民的重任。

现在,任勃宇公司控制的林下参已达5万多亩,成为辽宁省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其公司旗下有5个分公司,分别主营园参食品、野山参原生态产品、人参饮片及地道药材、人参的网络营销及园参种植。

王思利介绍,1990年到2000年是桓仁山参产业的起步阶段,各乡镇陆续开始种植林下山参。“90年代约有1万多亩,到2001年后,基本上以每年三四万亩的速度递增,现在全县种植面积达到63万亩以上。”

2002年,桓仁开始抓林下山参种植示范点,以奖代补,后来又相继出台了多项政策鼓励、扶持林下山参产业发展,同时举办林下参种植培训班、给种植户办理贴息贷款、举办野山参文化节……桓仁林下山参产业蓬勃发展起来。

王思利说,现在桓仁地区,像任勃宇这样从事林下山参产业的企业有二三百户,从山参种植、加工到销售,已经形成了相对完整的产业链条,有超过两万人从事林下参产业,年产干人参近3吨,基本上都销往长三角、珠三角地区。

振兴人参产业 找回国际贸易话语权

现在,辽宁省山参产品占有全国市场的70%以上,桓仁山参在辽宁省的占比同样能够达到70%。然而任勃宇认为,相对于全球人参产业,中国人参产业还处于原料基地和初级原料加工厂的地位。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人参生产国及主要供应地,占世界总产量的80%。但一直没能形成较完整高效的产业链。这就造成了中国人参产业多头经营、内耗严重、市场分割、资源流失、缺少标准定价等市场乱象,虽然中国是人参生产大国,但也只是美、日、韩等人参产品制造大国的原料种植基地和初级原料加工厂。

任勃宇认为,振兴人参产业,争取中国人参在国际市场上的话语权,资源是关键制胜点。

事实上,桓仁县委、县政府一直在为实现从原料到产品、高精产品的转化努力。桓仁通过招商引资,先后建成了以加工桓仁山参为主的祥云药业、森涛参茸公司、功达人参加工公司等一批国营、民办企业。其中森涛山参基地是中国第一个进行山参人工栽培和无污染标准化加工、第一家通过GAP中药材种植基地认证的山参加工企业,也是中国最大的人工山参种植、科研和加工单位,产品销往韩国、日本、印尼等10多个国家。

王思利介绍,在政府引导和龙头企业带动下,桓仁林下山参产业成果丰硕,桓仁林下山参2008年获批国家地理标志产品,《桓仁山参种植技术规程》已经成为省级标准,桓仁被国家林业部授予“中国山参之乡”,二棚甸子镇被国家命名为“野山参特色小镇”。

现在,桓仁野山参已经在大连商品交易所上市,进入了电子期货交易市场,东北参茸城集管理信息化、仓储智能化、交易电子化,是国内首家“智慧市场”,年人参产品交易额已经超过40亿元。

记者手记

林下山参绿水青山孕育出的生态产业

在桓仁人参产业的发展中,对生态的保护一直是个重要课题。这也是桓仁大力发展林下山参、不再发展园参的原因之一。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作为“八山一水一分田”的桓仁,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人们就大规模地向山区资源要效益,在大山里大面积发展园参生产,一度也曾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一部分参农快速走上了致富路。

但是,由于长时期大面积开山栽参,山区的生态环境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导致全县生态系统受到恶劣影响。特别是几次洪灾让桓仁人深刻地认识到,毁林栽参不是发家致富的途径,而是杀鸡取卵的慢性自杀经济。

因此,到了20世纪90年代,桓仁不再发展园参,不再砍林子,而是在林间发展中小药材产业,推动林下参作为人参主导产业的发展,并在数年间成为东北知名的林下参产业基地。随后,在政府引导和龙头企业带动下,推行超标准化生产,提高林下参品质和产量,最终占据了将近一半的国内人参市场。

保护了绿水青山,才能保证可持续发展。

桓仁的青山绿水孕育出了林下山参这一生态产业;桓仁林下山参的推广,也将更好地保护这片青山绿水。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