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存在的主要问题

海洋牧场与海水增养殖

国外的海洋牧场建设起步较早,日本等渔业发达国家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就已经大规模开展海洋牧场建设。据FAO统计,目前世界上已有64个沿海国家发展海洋牧场,资源增殖品种逾180个。我国的海洋牧场建设起步于上世纪70年代,近十年来,顺应海洋渔业转型升级和海洋生态文明建设的需要,开始加速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更加重视生态文明建设,海洋牧场迎来发展的黄金期。2013年国务院对海洋渔业发展定位在“生态优先”,提出“发展海洋牧场”;2015年渔业油价补助政策改革落地,中央财政加大对海洋牧场建设的支持,农业部在全国组织开展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创建。同年10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现任全国政协主席的汪洋同志在山东考察时就进一步加强海洋牧场建设做了重要讲话;2017年中央1号文件提出“发展现代化海洋牧场”的明确要求。在中央政策的带动下,地方各级和社会各方面建设海洋牧场积极性空前提高,投入力度不断加大。目前全国建成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64个、海洋牧场233个,用海面积超过850平方公里,投放鱼礁超过6094万空立方米,海洋牧场建设初具规模。

一、海洋牧场建设情况

我国海洋牧场建设虽然取得了一定成绩,但在发展过程中还存在统筹规划和基础研究不足、示范引领和体制机制建设不够等问题,制约了海洋牧场综合效益的发挥,与海洋生态文明建设和海洋渔业转型升级要求还存在较大差距。

(作者:农业农村部海洋牧场建设专家咨询委员会)

多年来,农业部高度重视海洋牧场建设,将其作为捕捞渔民转产转业、海洋生态文明建设、水生生物资源养护的重要手段加以扶持,从战略规划制定、示范区创建、资金扶持、科技支撑等方面大力推进海洋牧场的建设和管理。

海洋牧场生产方式尊重自然法则,把水产品自然生长作为核心特色,构建立体化、多营养层级、综合性的生态系统,是山东省海水增养殖主阵地,也是该省海洋渔业特色优势。上世纪80年代,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在青岛胶南和烟台蓬莱两地开展人工鱼礁试验,拉开该省海洋牧场建设序幕,90年代初步发展,进入21世纪后得到快速发展。2005年,山东省在全国率先启动实施了渔业资源修复行动计划,实施以人工鱼礁为主的海洋牧场建设,推动海洋牧场步入快车道,全省海洋牧场建设如火如荼,一年一个新台阶。2014年起,省政府秉承“大食物”发展理念,同时从统筹保障粮食安全和现代渔业发展理念出发,印发了《关于推进“海上粮仓”建设的实施意见》,提出了建设“海上粮仓”战略,将海洋牧场作为海上粮仓建设核心区重点打造,各级海洋与渔业主管部门和各海洋牧场建设单位以信息技术和工程装备为支撑,深入推进海洋牧场特色化、标准化、可视化、专业化建设,在生态、创新、富民等方面取得了突出成效。

一是缺乏统筹规划,科学布局有待加强。海洋牧场是一项科学的系统工程,建设前需要开展深入细致的调查,并在此基础上做出科学规划。一些海洋牧场的规划布局、礁区选址、建设规模及人工鱼礁工程设计等方面缺乏科学论证和统筹规划,建设布局不够合理;海洋牧场缺少明确的功能定位,过于强调经济效益而忽视了生态效益,这些都制约了海洋牧场整体功能和效益的发挥。

海洋是人类获取食物及优质蛋白的“蓝色粮仓”。我国是海洋大国,海洋渔业是我国粮食安全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多年来,我国以海水增养殖为重点的海洋渔业迅猛发展,掀起了海藻、海洋虾类、海洋贝类、海洋鱼类、海珍品养殖的5次产业浪潮,增养殖总产量自1990年以来一直稳居世界首位。但是,传统的粗放型增养殖渔业生产方式使海域生态受损、环境恶化、资源衰退,急需一种新的生产方式能够在保护生态、涵养资源的同时,持续健康发展海洋渔业,海洋牧场就是这样一种新型的海洋渔业生产方式。海洋牧场作为一种生态友好型的生产方式,近年来在各级政府大力支持下,得以快速发展。目前,全国海洋牧场建设初具规模,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日益显着,得到了政府与企业在内社会各界的认可。

一是加强海洋牧场建设指导。在深入研究和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组织编制了《中国海洋牧场发展战略研究》,初步理清了海洋牧场发展思路和工作重点。将海洋牧场建设列入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创新体制机制推进农业绿色发展的意见》中,并在《全国农业现代化规划(2016-2020年)》和《全国渔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中明确了海洋牧场在我国海洋渔业发展中的目标和作用。强化海洋牧场规划先行的建设理念,编制发布《全国海洋牧场建设规划(2017-2025)》,规划建设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178个。

2005年以来,扶持建设省级海洋牧场项目138个,建设面积6645公顷,带动全省人工鱼礁建设面积达到1.95万公顷,选划185处省级增殖站开展渔业资源增殖放流,累计放流黑鲷、许氏平鮋等恋礁鱼类约2.58亿尾,增殖中国对虾、三疣梭子蟹等水产苗种约528亿单位。2014年启动海上粮仓,打造五类海洋牧场,目前已建设省级以上海洋牧场示范区55个,建成海洋牧场观测网系统21套、岸基“四个一”工程18处、海上多功能平台18座,评定省级休闲海钓示范基地15处,省级休闲海钓场33处,配套建设标准休闲海钓船212艘。

二是区域发展不平衡,资金投入总体不足。由于各地区重视程度和资金支持存在较大差异,目前全国海洋牧场发展并不平衡。海洋牧场建设财政资金投入普遍不足,难以形成有效规模,导致我国海洋牧场建设虽然数量多但规模偏小,特别是以生态保护为主要目标的养护型海洋牧场发展受到制约;加上海洋牧场运行和管理缺乏配套资金,导致海洋牧场的综合效益难以充分、持续发挥,严重影响了海洋牧场的实际效果。

然而,由于我国海洋牧场起步晚,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在其蓬勃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海洋牧场建设定位不清,片面追求经济效益等问题。近期有报道对海洋牧场提出质疑,甚至将海水增养殖等同于海洋牧场,认为海洋牧场发展前景堪忧。那实际情况如何呢?下面从几个方面对海洋牧场进行全面介绍,并通过相关对比分析,使人们更准确的了解和认识海洋牧场。

二是开展海洋牧场示范区创建。为提高海洋牧场的建设和管理水平,农业部于2015年启动了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创建工作,以此为抓手,积极推进以海洋牧场建设为主要形式的区域性渔业资源与生态环境养护及渔业综合开发。目前已正式发布三批64个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引领带动了全国海洋牧场建设持续健康发展。为规范海洋牧场示范区建设和管理,2017年农业部发布了《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管理工作规范》和《人工鱼礁建设项目管理实施细则》。

二、建设成效

三是法律法规不完善,体制机制不健全。海洋牧场的建设和运营涉及政府、企业、渔民等多方利益主体,需要全面统筹、综合管理。由于缺少专门的规章制度,一些海洋牧场建设、经营和监管责任主体不明确,海洋牧场产权不清晰,导致管理混乱;一些地区对海洋牧场征收海域使用金标准过高,忽视其生态修复和资源养护功能,加之海域批准使用年限过短,都在一定程度上挫伤了海洋牧场建设的积极性;一些地区还存在重建设、轻管理现象,后续监测和管理监督不到位,管理目标发生偏差,片面追求经济效益与短期利益,一定程度上也制约了海洋牧场综合效益的发挥。

一、海洋牧场定义

三是争取海洋牧场建设投入。2002年以来农业部即在财政专项中安排部分资金支持海洋牧场建设,但由于资金规模小,发挥的支持和带动作用有限。2015年根据汪洋同志在山东调研时的重要讲话精神,农业部抓住渔业油价补贴政策改革的契机,在财政部的大力支持下加大财政资金投入力度。近年来累计落实财政资金11.8亿元支持
48个海洋牧场建设,用于建设人工鱼礁以及海藻场和海草床等生态环境及资源修复工程。

经济效益。海洋牧场产出的鱼、虾、蟹、参、贝等海珍品,因其自然生长方式,质量安全可靠,市场价格高,供不应求。据调查,以投礁型海洋牧场为例,经济型人工鱼礁每亩海域平均年收入7600元;生态型人工鱼礁投放2年后即可钓捕,每亩海域年均收入2666元。近十年来,该省累计回捕增殖放流资源52万吨,收入165亿元,投入产出比1:17。依托海洋牧场开展的休闲海钓等旅游业异常火爆,该省首批15处游钓型海洋牧场运营3年来年均经济效益增长210%。

四是科研基础薄弱,科技支撑落后于发展需求。海洋牧场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海洋物理、海洋化学、海洋地质、海洋生物、海洋生态、海洋信息、海洋管理及建筑工程等多个学科和领域。目前,我国从事海洋牧场研究的机构和专业人才缺乏,对海洋牧场缺乏系统性的研究;海洋牧场配套技术、环境优化技术研究的力度明显不够;海底构造、生境营造、海湾环境、鱼类行为观测及管控等方面的研究亟待加强,海洋牧场基础研究的滞后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海洋牧场科学发展。

目前,海洋牧场在国际上还没有统一的解释,其内涵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不断变化,也反映了人们对其认知的不断深化。目前国内对海洋牧场的认识可以归纳为基于海洋生态系统原理,在特定海域,通过人工鱼礁、增殖放流等措施,构建或修复海洋生物繁殖、生长、索饵或避敌所需的场所,增殖养护渔业资源,改善海域生态环境,实现渔业资源可持续利用的渔业模式(《SC/T
9111-2017海洋牧场分类》)。狭义上,海洋牧场是一种以人工鱼礁为基本养殖载体,以生态系统平衡为指导思想,结合渔业增殖放流、健康养殖等技术手段,从而实现渔业可持续发展的一种生态渔业生产方式。但广义上,海洋牧场是以人工鱼礁投放和海藻床建设为改善海洋生态环境基本手段,选定重点海洋物种繁衍为生态核心目标,在总结传统海洋渔业生产规律和实践的基础上,运用系统工程的方法建立起来的一种动态的生态系统。

四是强化海洋牧场科技支撑。将海洋牧场纳入《“十三五”渔业科技发展规划》,对海洋牧场科技发展重点和任务进行布局;启动实施了多项海洋牧场研究相关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并支持相关科研院校开展海洋牧场技术改进与标准化研究;组织制定《海洋牧场标准体系》、《海洋牧场分类》、《人工鱼礁建设技术规范》和《人工鱼礁资源养护效果评价技术规范》等海洋牧场建设相关技术标准。2017年9月农业部成立海洋牧场建设专家咨询委员会,强化海洋牧场建设的科技支撑。

生态效益。通过对海洋牧场海域跟踪调查发现,人工鱼礁有效遏制了“绝户网”捕捞作业,礁区生态得到保护修复,促进了礁体上藻类、贝类附着。据调查,人工鱼礁区水生生物资源量比投礁前增加5.3倍,礁区基础生产力提升了64%。此外,通过海洋牧场建设,海洋生物、藻类、贝类等资源增殖明显,大大提高了海洋固碳能力。

二、海洋牧场建设面临的形势

二、海洋牧场与海水增养殖的区别

社会效益。海洋牧场建设可直接带动水产苗种培育、水产品精深加工、渔业装备制造等多个产业发展,实现三产融合发展。随着该省首批休闲海钓基地陆续投入运营,捕捞渔民转而从事游钓服务,缓解了渔船转产和渔民转业的压力。仅最近两年,全省海洋牧场已带动社会就业上万人,创造了10多万个就业机会。

党的十八大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并做出了建设海洋强国的重大部署。党的十九大将生态文明作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基本方略的重要组成,明确了推进绿色发展等重点任务。在新形势下发展现代海洋渔业,必须坚持产业发展与资源环境保护相协调,秉承绿色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实现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海洋牧场作为一种全新的产业综合体,注重环境修复、资源养护、生态养殖、合理产出,既是海洋渔业资源自然再生产的场所,也是涉渔产业融合发展的新平台,不仅能够提供更多优质安全的海水产品,满足城乡居民消费升级的需要,还可以推动养殖升级、捕捞转型、加工提升,带动休闲旅游业,有效延伸产业链条,提高海洋渔业附加值。海洋牧场在产出优质海水产品的同时,还能起到固碳除氮的作用,从而达到净化水质、防止赤潮等生态灾害的目的,推动海洋渔业向绿色、协调、可持续方向发展。

由于现在海洋牧场发展比较热,大家都把相关事项往上靠,不同内容往里装,导致了海洋牧场概念泛化。部分地方将单纯的底播增殖、网箱养殖以及筏式养殖也作为海洋牧场。还有最近发生的“獐子岛扇贝事件”,其实发生扇贝大面积减产死亡的区域只是常规的底播增殖区,所以并非严格定义的海洋牧场。这个事件暴露出的问题其实是粗放式海水增养殖存在的问题,包括缺乏科技支撑、规模盲目扩张等。但经媒体炒作,有些人认为是海洋牧场出了问题。虽然海洋牧场和海水增养殖两者有一定的联系,但是实际上是不同的:

三、海洋牧场发展的主要任务

构成要素不同

下一步,海洋牧场发展的主要任务是,深入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为总抓手、以绿色发展理念为引领、以深化渔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改革创新为总动力,深入挖掘海洋牧场在生态富民方面的作用,着力解决海洋渔业发展不平衡的问题;要坚持生态优先、开发和保护并重,加强规划引导、科技支撑、投入支持和制度保障,大力推进以海洋牧场为主要形式的渔业资源生态修复和区域性渔业综合开发,健全完善现代海洋渔业产业体系,创新经营管理机制,提高海洋牧场建设的科学化、信息化、规范化和现代化水平,不断增强海洋渔业综合生产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2018年将计划重点开展以下工作:一是举办海洋牧场总结交流和宣传展示活动。以海洋牧场现场会为抓手,继续加强海洋牧场宣传,交流、总结海洋牧场建设经验。推动开展海洋牧场博览会等论坛展会活动,加快海洋牧场科技成果转化应用。二是深入开展海洋牧场示范区创建。落实《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建设规划》,新创建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20个以上。加快推进海洋牧场装备化、信息化及智能化建设,支持海洋牧场观测网和海上平台建设,提升海洋牧场监测管理水平。三是着力强化海洋牧场示范区监管。发布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评价办法和指标,建立健全生态、经济、社会效益评估机制,启动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年度评价。加强人工鱼礁建设项目监督管理,组织开展绩效评价和专项检查。通过以上工作开展,不断规范海洋牧场建设和管理,提升我国海洋牧场发展的整体规模、层次和水平。

从海洋牧场的含义及我国海洋牧场建设实践上看,海洋牧场有两个核心要素,其中人工鱼礁和海藻场建设是海洋牧场建设的核心构成要素,基于生态系统水平的增养殖是海洋牧场建设的核心技术要素。而海水增养殖是海洋渔业的一个组成部分,指主要在人工控制下,利用浅海、滩涂、港湾从事鱼、虾、贝、藻等繁殖和养成的生产方式。从以上定义看,海水增养殖和海洋牧场不能完全划等号,海洋牧场是海水增养殖的高级发展阶段,具有其特有的核心要素,更加注重生态修复和资源养护,更加注重生态环境的适宜性和承载力,更加注重先进科学技术和管理方法的应用。獐子岛的虾夷扇贝大面积死亡,其重要原因就是没有考虑生态环境适宜性和承载力,没有开展科学系统的跟踪监测和分析。

目标定位不同

海洋牧场以养护海洋渔业资源和修复水域生态环境等生态效益为主要目标,同时兼顾经济和社会效益,特别是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农业部印发的《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管理工作规范》(农办渔〔2017〕59)明确要求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应以修复和优化水域生态环境,恢复并增殖海洋渔业资源为主要目标。而传统的海洋增养殖以获取更多的水产品,提高经济效益为目标,因此在发展中就不免存在重规模、轻质量,重经济、轻生态的现象存在,容易出现盲目扩张的情况。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